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開實體書店究竟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發布時間:2019-6-28
作者: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閱讀量:299

19年前,杭州的朱錦繡想開一家既能讀書也能輕餐飲的書吧,在當時,這類型的書吧還不多見。去工商局咨詢時,公司應該注冊為飯店還是書店,一時難住了朱錦繡。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朱錦繡注冊了純真年代書吧,而且這一開就是19年,其坐落在西湖景區的寶石山店已經營業18年,伴隨著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純真年代”成為杭州當地有名的文化地標。

在距離杭州300多公里的溫州,“85后”張瀟開發的以民間傳統手藝為主題的“民間”APP發展遇到瓶頸。為打破瓶頸,兩年前張瀟從線上轉移到線下,開啟了自己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書店生意。他的創業團隊里,有人曾是“金融男”,有人曾是“建筑設計男”,卻沒有一個“書店人”。但現在,他們創建的無料書鋪實現了3家直營店、4家合作店與4家在建店的規模。

有書店選擇離開,有書店選擇堅守,也有新的書店參與進來,但開書店究竟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書店越開越多,情懷“對決”盈利

從今年3月開始,全國中小實體書店線上社群書萌開展了線下“約會”書店人的活動,實地探訪中小實體書店的發展情況。在書店行的第一季中,書萌創始人孫謙和3位書店從業者輾轉4個省18個市,拜訪了52家書店。正在進行的第二季中,他們從安徽亳州出發,經過河南、湖北、湖南、江西,最終到達廣州。

書店行的一路上,孫謙問書店從業者最多的一個問題,是她自認為很俗的問題——“書店盈利嗎?”

江蘇省太倉市帆·布書店店主告訴她:“盈利還可以,一家人的生活就靠它。但咖啡飲品的收入較多。”

蘇州雨果書店不賣書,只租書,孫謙與負責人交流后粗略算了一下,一年營收12萬元。“這樣來看,無論如何也不會盈利。”孫謙說。

坐落在地鐵站門口的蘇州東大書店,700平方米的面積每年零售額能達到800萬元,這讓孫謙很吃驚。“先讓自己活下來,才能考慮怎么能做出好書店。”店主告訴孫謙。

蘇州觀前街有家書店叫慢書房,其創始人很直接地告訴孫謙:“書店不盈利,書店人手不足,不是不需要,而是雇不起。”在慢書房的活動中,一位讀者盛贊書店店主情懷至上。孫謙不同意,“書店也是一種商業,情懷是店主的情懷,顧客和讀者如果喜歡,也接受了店主的饋贈,那請為自己的情懷埋單,回饋書店。”

孫謙告訴記者:“書店店主的情懷不應該被綁架。”

《解放日報》記者張凌云一直關注著書店行的活動,她在自己的文章中寫道:“書,關乎風花雪月,而書店,更與柴米油鹽相關。”

國家出臺了各項扶持實體書店的政策,曾經“奄奄一息”的實體書店又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了。“書店究竟是不是一門好生意?”從業者們用行動投出了贊同票。

從無從歸類到常態多元經營

書店行中孫謙有很多收獲。

她告訴記者:“此次實地探訪,我們欣喜地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小書店探索出與書相融的多元經營模式。”如蘇州止間書店將書店與電影結合在一起;無錫百草園書店利用微信公眾號350余萬的粉絲量開展線上文化服務;廈門紙的時代書店除銷售圖書、餐飲外,還將民宿融入進來……

說到多元化經營,純真年代書吧便不得不提。“從2000年到工商局注冊時的無從歸類,到現在書吧已成為實體書店行業轉型的方向,‘圖書+餐飲’成為越來越多實體書店的常規模式。”朱錦繡告訴記者。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這是朱錦繡開書店時最初的追求,曾在大學教授英國古典文學的她,希望將書店打造成以書為主題的閱讀空間和文化沙龍。也正是基于此,朱錦繡常常會在書店里策劃一些活動。純真年代舉辦的“紀念海子離世30周年誕辰55周年詩歌朗誦會”吸引上百人共聚一堂;舉辦鄭愁予詩韻江南行暨郵資詩歌明信片簽售會時,讀者甚至一度排到了山腳下……

雖然書店內的文化活動會帶動圖書的銷售,但在多元化經營的模式下,書作為書店的基本屬性,其銷量在一些書店的占比也越來越低,越來越“非主流”。

孫謙告訴記者:“一路走來,可以感受到中小書店的圖書銷售占比不高,營收大多來自咖啡和文創。”

“當下,在朋友圈發一張咖啡配書的照片所獲得的滿足感要遠高于單獨一杯咖啡。拍完照后,書可以不買,咖啡一定得喝呀。”張瀟告訴記者。

從線上引流到線下注流

無錫百草園書店已經開業20年了,最落魄的時候甚至搬到了倉庫經營,但其微信公眾號坐擁350余萬粉絲,是不折不扣的引流大號;十點讀書是基于微信公眾號的讀書分享自媒體,擁有超過幾千萬的粉絲。今年年初,十點讀書實體書店在廈門開門營業,該書店融合圖書、咖啡、活動和線下課堂等許多業態。孫謙稱它為:知識付費的線下空間,新零售的實踐者。

但無論是從線下走向線上,抑或是從線上走到線下,不能忽略的是,實體書店作為社交平臺所具備的天然優勢成為書店經營者的共識。

多元化經營之外,中小書店深層次的社交屬性也正鏈接著越來越多的忠實客戶。“小書店會帶來更多愛好集群的交集,更容易交友,也更容易有思想的碰撞,會把從事不同職業的讀者通過興趣愛好聚集到一起。”張瀟認為,中小實體書店更多的是一個以書為媒介、以興趣為紐帶的社交場所。

從2017年開始,無料書鋪舉辦了300余場活動,邀請了許多嘉賓分享生活和工作的感悟,也聚攏了一大批以興趣為紐帶的線下社群。“沒有比書店更好的現代社交場所了。”張瀟告訴記者。

“開放的態度,商業化的運營,不糾結于品牌和情懷,將自身的流量轉化為商業的價值,這是目前很多有文人情懷的書店所做不到的。無論是我之前認識的書店,還是一路走來看到的一些書店,大家好像更堅持的是自己心中的那份純凈,認為書店就應該是遠離人間煙火的清雅之地。但無料書鋪這一群年輕人一起做的書店,放低了自己的身段,實現了一家書店發展的第一步:活下去。”孫謙如是評價無料書鋪。

体彩江苏11选5直播